• <em id="ubjwi"><object id="ubjwi"></object></em>
    <button id="ubjwi"></button>
    <tbody id="ubjwi"></tbody>
  • <rp id="ubjwi"><object id="ubjwi"><input id="ubjwi"></input></object></rp>
    <tbody id="ubjwi"><track id="ubjwi"></track></tbody>
    <rp id="ubjwi"></rp>

    安徽新媒體集團歡迎你!

    2023-03-24 10:16:07 來源: 安徽商報

      合肥—武漢—土耳其—合肥,7天7夜,安徽新媒體集團記者、合肥市藍天救援隊隊員程昊在土耳其完成了自己的很多的第一次。第一次跨出國門,第一次在異國他鄉升起無人機。

      時光交錯,2020年初,武漢疫情初始,那一年,程昊因種種原因未能成行。三年后相似的時間,程昊再次來到武漢。當他走出漢口火車站,他暗下決心,“這次我作為救援隊員我要去,作為記者我也想去?!?/p>

      數個小時后,他乘坐的中國南航CZ8021航班飛躍國境線,抵達土耳其伊斯坦布爾機場。

      2023年2月6日,土耳其發生7.8級地震,程昊響應合肥市藍天救援隊的地震救援任務,并于次日抵達武漢并前往土耳其。

      近日,安徽商報融媒體記者獨家專訪安徽新媒體集團記者、合肥市藍天救援隊隊員程昊。

    微信圖片_20230324100940.jpg

      【土耳其的7天7夜】

      我知道這是一場硬仗

      土耳其當地時間2月9日凌晨1點左右,我走出了機艙。與我同機抵達土耳其伊斯坦布爾機場的,還有來自我國社會救援力量藍天救援隊127名隊員和3900公斤的救援物資。

      來不及休息,一個小時后,我再次轉機,前往土耳其東部的一座震區城市——馬拉蒂亞(Malatya)。在路上,隨隊的翻譯告訴我,馬拉蒂亞是這次受災較為嚴重的城市之一。但那時,我對于接下來自己要面對的一切還沒有一個清晰的認識。我只知道,一場硬仗即將打響。在飛機上,我透過舷窗向下望去,整個馬拉蒂亞已經被白雪覆蓋,部分區域閃爍著紅光。

      清晨5點30分,當馬拉蒂亞的機場擺渡車的大門打開后,一股凜冽的寒風突然“沖”了進來,直撲向我身邊的隊長,隊長蘇琴略顯纖細的身軀被風吹得向后退了一步。我們一個接一個頂著風向外走。

      我們從機場前往駐地學校的路上,隨處可見倒塌的房屋和圍坐在篝火前的當地居民。在廢墟里,還有當地的救援隊伍正在進行搜救。

      2月份仍為土耳其的冬季,加上馬拉蒂亞海拔均在750米左右,所以救援現場的氣溫極低,夜晚氣溫更是跌至-10℃,我們拿著從附近找到的廢舊木材等可燃物堆在一起,升起篝火取暖。我回國后發現,自己的臉變黑了?,F在回想起來,可能是每天烤火時,被煙熏的。

    微信圖片_20230324101052.jpg

      無人機圖像里的馬拉蒂亞

      土耳其當地時間2月9日早上8點。經歷了13小時(武漢飛伊斯坦布爾10個多小時,伊斯坦布爾飛馬拉蒂亞2個多小時)的飛機和1個半小時的車程,我們終于來到了駐地。

      沒有時間休息,根據我們每個人特長,幾支安徽籍藍天救援隊被劃分在了一起。我負責空中偵查支援。簡單來說,在救援隊伍進入現場前,用無人機描繪現場的全景圖,讓我們的救援人員了解建筑物倒塌的方向和周邊的地形情況。

      當無人機起飛,回傳給我的畫面也在不斷發生變化。與我在國內拍攝不同,在合肥飛無人機,我看到的都是高樓大廈,但是在馬拉蒂亞,我看到的卻是殘垣斷壁。說實話,第一次起飛的時候,我心里是有壓力的。

      第一個畫面,街道的場景還比較正常,再往前飛,街道里面開始出現破破爛爛的東西,再往前面飛我突然看到,一排樓全部倒塌了,掉落的磚塊和各種雜物堆積在一起。倒塌的建筑物都是在原地一層壓一層疊壓式的坍塌,看多了以后還是會覺得很害怕。

      震區救援,最危險的就是在搜救時遇到余震。但在我們救援行動里,至少經歷了多次余震。一旦遇到余震,本就脆弱建筑物結構會再次被破壞,同時上方的落石會威脅到我們隊友的安全。

      在馬拉蒂亞市區的一處廢墟搜救行動中,隊員們正在樓板下搜救幸存者。我從無人機回傳的視頻里看到,我們安全員的上方有塊磚石卡在傾斜的樓板上。

      不敢說累

      在土耳其那幾天,我不知道什么是累,也不敢累。我怕自己一松懈就“倒下”。那段時間,我每天最多能睡到4個小時,還接連干了兩個通宵。

      我每次下飛了之后,雖然暫時沒有自己的活,但我一直在現場,不敢到其他地方去,因為現場可能隨時需要我,連廁所都不敢上。但其實那個時候是最疲倦的,在震區飛無人機需要非常集中注意力,作業時你感覺不到累,但只要放下遙控器,你就能明顯感覺到像魚上岸邊一樣的“喘息”。

      開始的幾天,我就像“野人”?;貒?,我一量體重瘦了4斤。

      我記得我在馬拉蒂亞只洗過一次澡。開始只是拿著沖洗廁所的水管,隨便在身上沖沖。后來當地政府為我們協調了一個簡易“沖淋區”,一個沖淋間大概有1個平方,只夠我半蹲在地上。但是等我們洗澡時候卻發現,花灑是壞的,水溫也只有三十幾度,但總算洗上了澡。

      洗澡的問題克服了,接下來,我們還要克服飲食習慣。當地民眾很熱情,一直給我們送當地特色的熱湯和食物,但和我們的飲食習慣還是有所不同。在馬拉蒂亞那幾天,我們沒有見到過蔬菜,肉類也是偶爾可以吃到,直到快回國那天,隊友們搞到一袋水果胡蘿卜,我們十幾個人一人分了一點。

      當地的風俗不喝熱水,我們一個營區也只有幾個電熱水壺。零下9度的氣溫,水喝不喝都是個問題,喝了你要上廁所,而且嘴唇已經開裂了,再喝涼水真的不行。后來我想了個辦法,直接將礦泉水放在篝火旁邊烤。

      記錄的沖動

      在大型地震救援現場,第一個要求就是遵守隊內紀律。這次我有兩個身份,第一是合肥市藍天救援隊的隊員,第二是記者。

      我從土耳其伊斯坦布爾機場下飛機,到從機場上飛機回國,我看到的、聽到的都是掌聲。土耳其當地民眾的熱情一直在感染我。

      我們的隨行翻譯官王龍力,是一名安徽女婿。他畢業于東南大學,曾經在中國生活了7年。這次他為了來做志愿者,丟掉了工作。我和他一直在交流,當時我就決定,我想寫他。

      當我看到我們的副隊長王昊和家人通電話,我的第一反映,我應該記錄下這個時刻。

      在土耳其的幾天,我對我的職業也有了重新的思考。我在馬拉蒂亞結識了很多國內媒體的記者。當他們得知,身穿藍色隊服的我也是一名記者,他們表現出了驚訝。后來我在朋友圈里看到,其中有一位同行一直跑到了土耳其和敘利亞的邊境。

      救援的過程是辛苦的,但是有很多事情值得記錄。機場大廳里,一名當地志愿穿著繡有“你好,我幫你”的黑色外套迎接我們;一位名叫艾尼斯(emir)的14歲男孩為我們分發餐盤。艾尼斯父親說了一句,土耳其會記住每位幫助過他們的人。

      2月17日,當我坐上回到祖國的航班的時候,我想我可以記錄下這一切。

    微信圖片_20230324101158.jpg

      【藍天救援隊是一個專業的活】

      初入藍天

      我覺得只要能看到那個現場,看到一些真實的東西。我大學的時候就就知道藍天是一個志愿組織。

      7·20鄭州特大暴雨成為了我加入藍天的契機。

      2021年鄭州發生特大暴雨,我作為記者前往了鄭州。一開始我們跟著消防,第二天我們跟著藍天(救援隊)。在采訪藍天救援隊隊員時,我就被藍天在現場的救援行動吸引了。當天晚上我就填寫了資料。

      藍天救援是一個非常專業的工作,要想成為正式隊員的話,至少要有無線電A類的證,還至少要有一個美國的AHA或紅十字會的急救證,還得定期完成隊列和體能訓練。如果沒有的話,將會在每隔半年的評級被降級的,直至最后被降回志愿者。

      2021年9月,我參加了藍天舉辦的第29期新人見面會,正式成為了藍天救援隊的預備志愿者。在三個月的預備志愿者培訓里,我參加了“體能訓練”“無線電培訓”“橡皮艇安裝拆卸”“急救培訓”四項培訓。

      此后,我才成為藍天正式的志愿者,而在預備志愿者和志愿者階段,我只能穿藍天的志愿者馬甲和黑色的作訓服。

      在一年半的時間里,我累計服務時長900多小時,去年排名隊內第十四名。300小時,我才有資格去買隊服,隊服是統一買的,自己買不到。等到我“工作”滿兩年,參加400小時任務可以再次評級,通過后可以成為正式隊員,然后藍天會給正式隊員相應的姓名帖和編號。

      我的兩個第一次

      我第一次登上了沖鋒舟是在2021年11月新人訓練的時候。那一天-3度,我們在巢湖里訓練。我剛上船,就覺得渾身全部都是冰。也就是那次我才知道,開船和開車是相反的,你如果你要往左打的話,其實船是往右邊。

      我印象最深的救援行動是在少荃湖救人。

      當時我們正在科學島附近,進行無人機和搜救犬的聯合演練。演練還沒結束,突然接到少荃湖有人落水的消息。

      當我們趕到少荃湖后發現,湖里水很深,影響聲納的使用。我立即開始操作無人機在空中協助查看。我從無人機往下看的時候,就看到湖里有一個人影,但就是找不到。我就是從周六中午到達救援地點一直工作到第二天凌晨才回去的。

      對于大多數人而言,參加藍天救援隊的門檻是熱情。比如說一些人他當時感覺就想加入,但過一段時間以后,當激情下來的時候他就不再加入了、就不再想參加藍天活動。

      你對藍天救援隊有多少信念,你就能堅持多長時間。在我近2年的救援隊生涯里,我從來沒有想過放棄。大部分人都是當時上頭了。我中間時間不太夠用工作比較忙的時候,就直接不去就行了啊,藍天就是你有時間就去,沒有時間就不去,他不強求的。我從來沒想過不做這個了,我想幫助更多人。(安徽商報融媒體記者 梁巍 常誠 實習生 梅杰)

    亚洲爆乳精品无码一区二区_亚洲熟女av一区二区三区_亚洲免费图区在线视频_中文字幕人妻少妇伦伦AV